从《人世间》到《风吹半夏》,年代剧延续着怎样的创作基因?

时间:2022-12-18 10:51:19阅读:4690

文|小玉

从《人世间》到《风吹半夏》,今年的口碑爆款绕不开年代大剧。

通俗来看,年代剧涉及的时间跨度很广,久远可追溯至清末民初,新近则不过千禧之年。这段漫长而复杂的峥嵘岁月也造就了年代剧题材风格的多样,包括革命、军旅、商战、家庭、创业等各类分支。

一方面,反映推翻帝制、抗日解放等革命、军旅题材的作品常年占据年代剧创作主流,另一方面,以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为背景的商战、家庭戏在近年来持续壮大着年代剧的队伍。后者可被称为当代年代剧,即把故事的时间维度收缩到新中国成立后,并主要限定在改革开放时期。

今年以来,《人世间》《狮子山下的故事》《大博弈》《沸腾人生》《胡同》《风吹半夏》等当代年代剧强势突围,继续发扬着把个人变迁、家族兴衰同民族命运、国家荣辱相连的优良创作传统,接力让观众的目光一次次聚焦到那个飞速变革的年代。

借这些剧作,我们或可提炼出一些年代剧的创作共性。

年代剧的历史厚度、传奇色彩和家国情怀

新中国成立至今的70多年,从社会主义改造完成到改革开放全面进行,从知青下乡、三线建设到恢复高考、下海潮流,国内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生活经历了剧烈的变动。但这是一段不算久远的历史,长辈回忆里的鲜活记忆、老照片和纪实文学的情景再现让它被考究和还原的可能性更高。

因此,写实是年代剧创作的共识。不抛弃史实、遵循历史的演变轨迹是这类剧集的一大特色。短则十多年,长则数十年,年代剧悠久的时间线为故事发展奠定了起承转合的基础,其间往往会照见诸多标志性的历史事件。

《人世间》以上个世纪60年代末至21世纪初为背景,这是一部以北方普通老百姓为主角的生活史诗,周家三代人与光字片住户经历了文革、上山下乡、改革开放、国企改革、下岗潮等半个世纪内所有的重大变革。而《狮子山下的故事》则从上个世纪80年代讲起,以一群香港市民的视角回顾了香港回归祖国、亚洲金融风暴、北京申奥成功、非典疫情、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等时代记忆。

把历史进行折叠,装进年代剧这个容器里,每位打开它的观众都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厚重感。而剧集的主角是人民群众,他们是历史洪流的承接者。每个角色的命运都因时而变,故事走向不会完全跳脱出时代背景,这是年代剧的又一特色。

《风吹半夏》中,许半夏从黑海买回废钢后,因钢价跌落一度陷入破产绝境。经历了八个月的跌落谷底,国家一声令下,大力发展重工业和兴建基础设施的政策风向直接促成钢价回暖,许半夏得以完成财富的原始积累。后来,无论是国营钢厂转民营招标、宇宙钢铁厂开启上市,还是滨海五人组因涉嫌走私被追责,他们的人生起落很大程度上受到当时政治和经济环境的影响。

在激烈变革的年代,顺风者直上青云,逆风者举步维艰,这是一条已经被实践证明了的黄金法则。但时代之风吹拂下,顺风或逆风不只是一种被动的际遇,也是一种主动的选择。年代剧创作中还会坚持发挥人民群众的主观能动性,正视个人和群体的创造力、影响力。

《大博弈》聚焦世纪之初国企的转型升级,北方机械公司经营不善即将倒闭,孙和平的走马上任是时势所需,但他带领下属大刀阔斧的改革也推动了历史齿轮的向前发展。正如原著作者、编剧周梅森所言,“决定企业命运的是一大批像孙和平这样的企业家,是他们带领企业走出了困境,创造出一个个产业奇迹。”

年代剧的主角与时代同频共振,牺牲品和优胜者的结局都是社会背景和个人选择共同造就的结果。这类剧集宣扬改革创新,摒弃固执守旧,同时也会有意识的反思变革引发的一系列不良反应,试图吸取教训、启发当下。

年代剧也不缺人性的温度,它热衷在群像描摹中传递世间真情。观众不止为其历史的厚重感和时代的宿命感所吸引,还会被那些特殊岁月中的珍贵情谊所感动。比如《人世间》中细水长流的周家亲情、《狮子山下的故事》中香港与内地的同胞情、《沸腾人生》中华汽子弟传承父辈理想的爱国情等。

既有风起云涌的历史厚度,又有升腾跌宕的传奇色彩,还有引人共鸣的家国情怀,兼具现实和浪漫的年代剧成为了独树一帜的存在,呈现出强劲的发展态势。

场景、服化道和配乐,年代剧氛围感生成大法

内容之外,场景搭建与服化道也是年代剧的一大看点。还原的场景、物件等都是具有怀旧意义的年代符号,这些集体记忆中的标志性元素可以让观众迅速感受到年代剧的氛围和质感。

常见的如,绿皮火车、招待所、溜冰场、游戏厅、音像店等场景,搭配二八大杠自行车、MP3、收音机、军大衣、大哥大、桑塔纳车等道具,年代剧的氛围感就已初见雏形。而一些团队为了保持剧作的高水准,会在这个方面更加用心,尽可能为观众带来还原度极高的视觉体验。

《风吹半夏》实地选景一千余个,实景改造三百余个,剧组还在各类服化道上做足了功课,力求还原90年代的特色。该剧的服饰和妆容备受好评,导演毛溦称,“我们参考了那个年代的电影和电视作品,比如《过把瘾》《北京人在纽约》等,以及大量的画报等,你会发现那个时候人们的创意感非常强,服装的颜色、款式,甚至口红的颜色都跟今天有着很不一样的组合。”

一些年代剧有原型故事,如果故事发生地的场景保存完好,这就是一个绝佳的取景拍摄地。《沸腾人生》的华汽厂原型是现实中的陕西汽车集团,剧组的拍摄主要在陕汽所在的宝鸡完成,而陕汽老厂区也贡献了很多镜头,它唤起了不少本地观众熟悉的记忆。

年代剧的历史为实,有的人物经历虽然没有固定原型,但他们的人生往往是某一类人的缩影。《人世间》是北方普通民众、《狮子山下的故事》是香港市民、《胡同》是北京百姓、《风吹半夏》是滨海钢铁商人。可以发现,每部剧的地域和社会背景是相对固定的,剧组在搭景取景时需要符合这些特点。

《人世间》中多次出现的长影厂旧址、净月潭国家森林公园、长春地质宫博物馆等都是长春市真实存在的景点,这符合该剧的地域和时代特征,同时也进一步增强了观众的代入感。《狮子山下的故事》把香港人日常生活中不可替代的茶餐厅作为故事发生的主要场景,具有浓重的地域特色,承接住了该剧的香港市民群像。

完成视觉布置后,年代剧也会在听觉上继续下功夫。这主要通过剧情中涉及的音乐和剧集配乐实现。《沸腾人生》第一集,艾长安一行人接沈夏等大学生回华汽厂时,他们就唱起了80年代的流行歌曲《年轻的朋友来相会》。《风吹半夏》中也有类似情节,许半夏唱过苏联民谣《喀秋莎》等歌,而在配乐上,该剧选取了《大约在冬季》《我想有个家》《喜欢你》等90年代经典歌曲作为OST,营造出满满的氛围感。

年代剧新趋势,主创和受众的年轻化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为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建国七十周年、建党一百周年、香港回归二十五周年等重要的时间节点,影视行业不断推出优秀的主旋律年代正剧。2018年的《大江大河》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献礼剧,2021年的《觉醒年代》是建党一百周年献礼剧,今年的《狮子山下的故事》则是为了庆贺香港回归二十五周年而作。

时代召唤下,年代剧逐渐焕发新的活力,走上了提质增量并行的道路。就今年来看,从年初的《人世间》到年末的《风吹半夏》,两部当下年代剧的代表作品双双取得了热度与口碑齐飞的好成绩,这也再次证明了年代题材的魅力与潜力。

纵观深受观众欢迎的年代剧,对喜剧元素的合理运用是它们的又一个共性。轻喜的表现形式可以消减年代剧的严肃和沉闷,降低这类宏大叙事剧集的观看门槛,让它们足够有趣和接地气。

目前,年代剧还呈现出主创和受众越来越年轻化的趋势。《胡同》讲述了生活在北京胡同的祖孙三代女性从居委会的开创、发展到发扬,始终秉持为人民服务之初心的故事,该剧主演为赵露思、侯明昊、关晓彤、林一等一众95后年轻艺人。《人世间》的受众分析中,最多年龄段占比是25-34岁,第二年龄段占比是19-24岁,两个年龄段的观众共占总观众的近七成。

此外,一些曾深耕偶像剧、亟需转型的流量演员也开始向年代剧发力,试图将其当做转型踏板。典型者如赵丽颖,先是农村剧《幸福到万家》,再是年代创业剧《风吹半夏》,她绝对是85花中最有可能升级成功的一位。

不少备受期待的年代大戏正在待播或紧锣密鼓的筹备中,其中也有一些年轻艺人的身影。《人生·路遥》的陈晓和李沁、《梦中的那片海》的肖战和李沁、《情满九道湾》的韩东君和热依扎、《大江大河3》和《欢颜》的董子健等都将为年代剧创作添砖加瓦,并不断加剧它的年轻化趋势。